您的位置:首页 > 艺术大观 > 国画 > 装裱鉴定
书画修复≠文物造假
阅读次数: 加入时间:2014-05-12 作者:
分享到:

    书画装裱中的“修复技术”,是我国古代书画装裱艺术发展过程中诞生的一种特殊的保护技术,目的是通过“补救”的办法使受损对象获得恢复、得以延存。这一技术可以说早在1800多年以前就出现了。P04博雅艺术网
    公元三世纪,北魏贾思勰《齐民要术》中的“染潢及治书法”就记载了当时装裱与修复技术中一些重要经验:“写书,经夏然后入潢,缝不绽解。其新写者,须以熨斗缝缝熨而潢之。不尔,入则零落矣”。“凡开卷读书,卷头首纸不宜急卷;急则破折,折则裂。以书带上下络首纸者,无不裂坏;卷一两张后,乃以书带上下络之者,稳而不坏。卷书勿用鬲带而引之,非直带湿损卷,又损首纸令穴;当衔竹引之。书带勿太急,急则令书腰折。骑蓦书上过者,亦令书腰折。”“书有毁裂,方纸而补者,率皆挛拳,瘢疮硬厚。瘢痕于书有损。裂薄纸如韭叶以补织,微相人,殆无际会,自非向明举而看之,略不觉补。裂若屈曲者,还须于正纸上,逐屈曲形势裂取而补之。若不先正元理,随宜裂斜纸者,则令书拳缩。”其中纸张的接缝处理、卷首及书带制作中需要注意的问题,属于装裱经验的总结。修补毁裂书籍中的纸张选用、修补原则以及“正元理”的要点,直至今天仍然是书画修复“隐补”技术中的重要因素。其利用雌黄修改错字(《颜氏家训·书证》篇:“以雌黄改‘宵’为‘肯’。”),以达到内容准确、颜色一致的方法,也与书画修复中的接笔、全色触类相通。而“以水研而治书,永不剥落。若于碗中和用之者,胶清虽多,久亦剥落”的总结,则与书画修复中全色前施打矾水也需加胶更属同理,折射出接笔、全色技术的发端与雏形。P04博雅艺术网
    书画的受损原因复杂多样,小到收藏不谨,遭遇水、火、霉、污,大到社会动乱,历史迭荡,都是使书画受到损坏的重要因素,尤以后者对文化的毁灭最为巨大。隋秘书监牛弘曾将隋朝以前的五次重大文化破坏称为“五厄”:一厄指秦始皇焚书,“先王坟籍扫地皆尽”;二厄指王莽之末,“宫室图书并从焚烬”;三厄指东汉孝献帝移都,“吏民扰乱一时燔荡”;四厄指西晋末年的永嘉之乱,“朝章国典从而失坠”;五厄指北周灭梁,“周师人郢,绎悉焚之于外城,所收十才一二”。P04博雅艺术网
    参考资料:书画装裱与修复的形式美P04博雅艺术网
    其后,唐张懐瓘《二王等书录》除记述二王法书的损毁原因,还阐述了装治技术的发展过程。牛弘所说的“五厄”泛指一切图籍,张懐瓘的记述重在二王法书,绘画的劫难则以唐代张彦远的《历代名画记-叙画之兴废》举述最详。其中包括汉献帝西迁,五胡十六国,南北朝“侯景之乱”、“梁元帝焚书”,都是前代书画毁灭的重大变故。至于隋代聚藏,先是隋炀帝巡幸船翻损失大半,继为宇文化及、王世充分侵,后来虽被唐高祖并收,但在载送长安时,因船触砥柱山,又被水冲走十分之二。而唐代所蓄精品,也因岐王范侵焚、安禄山之乱,没能逃脱毁灭的命运。P04博雅艺术网
    再后,经过黄巢起义、昭宗迁洛、五代丧乱,三百多年时间里,又遭遇大小无数动乱和破坏。在社会动乱造成大批优秀文化毁灭的背景下,侥幸存留下来的少量劫余就成了后人校理和抢救的对象。宋人楼钥“残编断轴恐飘零,数辈装潢手不停”的诗句,正是在历史背景下,通过装裱和修复技术的运用,对前代劫余进行抢救的生动写证。可见,经过无数的社会波折和历史变故,书画修复技术的应用,不仅从早期的单纯修补发展为对受损对象的抢救,更成为文化延存的重要手段,远非狭隘观念下的审美需求和为了“制造假文物”所能取代。其次,作为文化抢救的一种有效方法,上述理念与方法不仅已经诞生和延续了千百年,而且在推动和完善相关技术发展的同时,也成为我国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。再次,由于上述历史和技术应用的并存,不仅赖以流传下来的文物本身已经包含了许多此类文化的积淀,并成为该类文物所含历史信息的重要组成部分,也由此决定了传世文物与出土文物的重要不同与区别。特别是在世界文明古国中,中国是唯一没有中断自己历史的国家,在如此漫长、又经过无数变乱的历史过程中,除敦煌遗书等少数劫余外,没有经过修复和重新装裱的传世书画几乎没有,这也是传历至今、即使保留宋代原裱的作品也微乎其微的重要原因。特别是对那些在特殊原因、特殊背景下受损的书画作品来说,如果不是修复技术的抢救,根本不可能延存到今天。笔者修复的《屠隆草书诗轴》既是此类文物的典型事例,也是书画修复技术对文化延存所起作用的重要体现(图一、图二)。P04博雅艺术网

图一屠隆草书修中照(历史残存原貌)P04博雅艺术网

图二 屠隆草书修复后P04博雅艺术网

编辑:博雅艺术 来自: 1/3    1 2 3 下一页 尾页

微信扫一扫
博雅艺术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