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> 艺术大观 > 国画 > 装裱鉴定
百家说字画鉴赏
阅读次数: 加入时间:2012-10-29 作者:
分享到:
oze博雅艺术网
oze博雅艺术网
    有人拿一幅清吴伯滔的山水给我看,曾经某单位鉴定为真迹,在画角串了线,盖了火漆印,以作保真。我一看画上的树枝,犹似排列火柴梗,全无大家功力。我说吴伯滔是画秋林出名的,岂会画出如此树枝?仅此一点即可定为伪作,连论其他!oze博雅艺术网
oze博雅艺术网
    齐白石的画大多构图简单,落笔粗犷。因此,伪造齐白石的画特别多。但一般只能形似,不见功力。有的功力也好,却无齐白石老拙、荒率的特色。oze博雅艺术网
oze博雅艺术网
    元代倪琪的山水,布局简洁,意境空旷。用枯笔侧锋披擦,人称“折带鼓”。秀峭而不纤弱,松脱而不空泛,达到了个人心境与自然景色的高度融合。他的笔法,看似容易,实难达到。因此,倪攒的假画,容易看出破绽。oze博雅艺术网
oze博雅艺术网
    潘天寿不卖画,作品传世较少。伪造潘天寿的画很多,但潘天寿落笔“力能扛鼎”的水平,作伪者终难达到。书法也只能形似,而难神似。我看许多伪造的款识,仅一个雷婆头峰的“峰”字,就可看出是伪作。oze博雅艺术网
oze博雅艺术网
    清朝书法家何绍基,执笔如汉李广援(猿)臂弯弓,故自号蚁夏。执笔写字时,手背在前,手指在后,方法特殊,力度特大。牙容柏幸会卜看到不少何绍基的字,仅能形似,达不到他的力度。oze博雅艺术网
oze博雅艺术网
    在没有署名的书画上,妄添大名家的名栽或将小名家的名“日画后落款”。 旧画后落款有一个棘手的问既书画不论纸、绢,年代一久,墨色下沉,即所谓“深人肌理”。而新落上去的款,总显得墨色浅浮,与原来的墨色难以统一。古代的纸,都是手工制造,年代久了,表面纤维松动,形成一层绒毛,不容易吃墨。赵汝珍《古玩指南》里谈到一种作伪方法,就是先把绒毛压平,然后书写。曾见一幅后落款的浑南田花卉轴,题款四周有一圈纸色很特别,可能就是经过压平的缘故,又见一冒充王卑的山水册,很有水平,并有鉴赏家题跋,允以为真。但王辈题字、款识的纂色与画面的最深墨色不符,相差时间约百年。显然是从小名家册页中抽出无名款部分,妄加千肇款识,印章而成。oze博雅艺术网
oze博雅艺术网
    后落款的墨色不好解决,新造古代假书画的墨色当然更难解决了。解决得高明的,恐怕要算清朝苏州一个姓张的装裱工了。他用5两银子买了一张古纸,一开为二,以10两银子请画家翟云屏临摹了两幅元朝高房山的《春云晓霭图》,又以10两银子请郑雪桥摹刻高房山印。然后将画用水浸透,贴漆儿上,干了再浸、再贴,每天20、30次,3月才停,墨色深人肌理。装裱后一幅卖了800两银子,还有一幅卖了500两银子。oze博雅艺术网
oze博雅艺术网
    近代造假高手汤临泽,把伪造的文微明、祝允明、史可法、文天祥等人书画,挂于庭中墙壁,任其风吹、日晒、雨淋,以致破损,然后修补装裱。现在的造假者,更加急功近利。我看到有一幅假画,曾用刀片之类的东西刮过,以求表面起毛,但刮得不匀,有破绽,只能欺骗新手。oze博雅艺术网
oze博雅艺术网
    我在杭州看到过一幅唐边莺画的花鸟,装裱十分考究,有近代著名收藏家陈通声的题跋、藏章。画心幅子很小,纸色不像是染的,可能是利用古纸伪造,但墨色仍不能深人肌理。oze博雅艺术网
oze博雅艺术网
    有一幅明文微明的书法中堂,纸色很好,墨色浅浮,书法水平差,当是利用旧纸作假。作假者不够细心,露出了马脚。纸色本来不统一,一头较暗、脏。作假者把暗、脏一头放在上面,殊不知悬挂的书画是下面的纸色较暗、脏。特别是佛、道、祖宗像,下端香、烛烟熏,更会如此。oze博雅艺术网
oze博雅艺术网
    清朝有一种纸,表面涂有云母粉之类的东西,称为“粉纸”。日子一久,特别是受潮,粉会跌落,墨色就淡。近于拍卖会见到一副林则徐对联,书于粉纸,颇伤墨色。虽是真迹,却无人欣赏。oze博雅艺术网
oze博雅艺术网
    书画作于纸、绢,年代一久,纸、绢就会变色,或微灰(鼠灰),或微黄《麦黄)。年代越久,变色越深。oze博雅艺术网
oze博雅艺术网
    老式房屋的通风都不大好,厨房都烧柴草。因此,经常悬挂壁上的书画,受烟熏、壁潮,即使年代不太久,底色也会变得黝黑。当然,历代收藏家是舍不得把好书画长期悬挂的,只是把一些低档次的书画悬挂于壁。有些书画家落款时,写“某某先生补壁,意思是说,我的书画档次低,只能供悬之于壁。oze博雅艺术网
oze博雅艺术网
    宋徽宗的《听琴图》,由于历代珍藏,至今绢色不黯。我在浙江省博物馆看到明蓝瑛的两幅画,纸色尚白,但与新纸也自不同。oze博雅艺术网
oze博雅艺术网
    伪造书画的人,为使人相信年代已久,往往给纸绢染上颜色。晋朝时,就有人以茅屋漏水染纸,冒充古人作品。清代人造假书画,往往用婴粟壳煎汁刷染,与茅屋漏水相差不远。张大千伪造书画,用电石渣溶水染纸绢,犹似纸绢自然变灰,足以冒充久藏书画,与烟熏者异。oze博雅艺术网

编辑:虎距龙盘 来自: 2/2   首页 上一页 1 2

微信扫一扫
博雅艺术网